汤和
汤和,中国明朝开国名将。字鼎臣,濠州(今安徽凤阳)人。为人谨慎,沉敏多智。元至正十二年(1352),参加郭子兴起义军﹐授千户。次年归属朱元璋。在渡长江﹑占集庆(今南京)﹑取镇江(今属江苏)诸战中,屡破元军,累功升统军元帅。十七年,镇守常州(今属江苏),多次击败张士诚部。二十七年﹐为征南将军﹐在浙东击败方国珍部﹐俘获2.4万人﹑海船400余艘。尔后率部由海道入福州,俘获占据延平(今福建南平)的陈友定。继又从徐达率军征今山西﹑甘肃﹑宁夏等地。明洪武三年(1370)封中山侯。次年为征西将军,在傅友德部从陆路配合下,与副将军廖永忠率水军溯长江西进,抵重庆,迫夏国主明升出降。九年,以征西将军进兵延安(今属陕西),迫使伯颜帖木儿乞降。十一年,封信国公。十七年,巡视海防。二十年,在浙江沿海先后设卫所城59处﹐使倭寇不得轻入。后以年迈为由,自请还乡。二十八年八月病卒。

汤和(1326—1395),字鼎臣,汉族,濠州(今安徽凤阳东北)人,明朝开国功臣,军事家。

据史载,汤和幼孤,和朱元璋是好友,后参加郭子兴农民起义军,升千户;写信邀请朱元璋参加义军,后随朱元璋下采石(今安徽当涂西北)、太平(今安徽当涂),功升统兵元帅。其后又下金坛、常州,以功晋升御史大夫。洪武元年(1367年,亦为元至正二十八年)十月任征南将军,与吴祯讨方国珍,方国珍率部下乘海船逃跑,廖永忠自海道截击之于盘屿(今定海盘峙岛)。十二月,方国珍投降,浙东悉定。同年又自海道攻取福州,进军闽中,陈友定留兵二万守福州,自领精兵守延平。洪武二年正月,汤和、廖永忠等进攻延平。围城十日,城破,陈友定自杀未果,执送应天处死。又平大同、宣府(今河北宣化),晋封为中山侯。洪武四年(1371年)拜征西将军,率廖永忠、杨璟等部由瞿塘趋重庆,大军进至重庆,明玉珍病逝,其子明升降明。从徐达北伐,伯颜帖木儿降。晋封为信国公。

    从以上介绍,我们不难看出,汤和自步入仕途后,可谓是春风得意,官运亨通,仕途顺顺,战功赫赫。待朱元璋开国登上皇帝宝座时,他已身居高位,后又官拜信国公。可以说,此时此刻,既是他安享其成、名利双收的机遇,也是考验他官场手段、政治智慧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般说,历朝历代刚开国都很容易发生狡兔死走狗烹,飞鸟尽良弓藏的悲剧。朱元璋作为一介草根皇帝,相对于其他帝王讲,尤其深感皇权得来不易,故他要扫除一切危险、铲掉一切阻碍,就愈加成为可能。事实上也证明了这点,朱元璋在明朝洪武年间,大开杀戒,历经胡惟庸案和蓝玉案,被杀官员多达三万余人,功臣几乎被他杀绝。耐人寻味的是,惟独信国公汤和未遭毒手,其蹊跷何在?其奥妙何存?惹得后人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有道是,伴君如伴虎,此言不谬。在中国封建社会中,历朝如此,明代尤甚。朱元璋当上皇帝后,他面临的境况很严峻:当一起打江山的兄弟一旦成为君臣关系,会不会出现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的问题?会不会发生功高盖主不服管束,甚至私下结党图谋夺权的隐患?为避免类似现象出现,于是朱元璋选择了斩尽杀绝的办法,将徐达李善长刘基胡惟庸、蓝玉、叶升、冯胜宋濂傅友德等一干人都想方设法除掉,方能安心放心。

    有人说,朱元璋大杀功臣的理由很简单,自太祖之后皇室立位的储君都是软弱之辈,无论是先立的太子朱标,还是后立的太孙朱允炆,都为人仁厚,性格偏软,朱元璋当然不放心自己死后,还留下一帮战功赫赫的老臣,威胁到皇位安全。因此在自己交班之前,想方设法把那些旧臣杀掉,以为子孙后代的江山永固铺平道路,防止再出来个陈桥兵变的赵匡胤。据传,有一次,太子朱标进谏说:陛下您杀大臣杀得太多,恐怕会伤了君臣间的和气。朱元璋听了以后不说话,沉默很久。第二天,朱元璋把太子叫来,将一根荆棘扔在地上,命令太子去捡起来,面对长满刺的棘杖,太子觉得很为难。朱元璋说:这根荆棘你拿不起来,我替你将刺磨干净了,难道不好吗?现在我所杀的人,都是将来可能威胁到你做皇帝的人,我把他们除了,是在为你造莫大的福啊!” 

    以上说法与观点,笔者虽觉得有些道理,却又不敢完全苟同。原因有二:

    其一,朱元璋之所以杀掉一些功臣,那是他发现了执政的危险来自这些人,并非滥杀。就一般规律而言,人都是在遇见或预见存在危险时,才会奋力反击反抗,以较小的损失换取较大的利益。若说朱元璋对那班曾同甘共苦的兄弟毫无一丝一毫感情,恐怕也不是实事求是的观点。但当危机隐患大于感情因素时,他采取些过激手段,甚至是杀戮的手法去捍卫自己的皇权,不是不可理解的事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认为笔者在替朱元璋找借口寻托词,其实不然,大家不妨想想,假如身临其境的是我们,今人又会有多少不同呢?只不过需要声明,笔者并不赞同朱元璋的极端做法。许多时候,理解并非意味着肯定。

    其二,朱元璋之所以不杀功臣汤和,那是由于他没感到来自汤和的真实威胁,绝非独宠。按说,汤和也属荆棘上的刺,处于必杀之列,可因为他的机警和自律,能急流勇退,不贪恋权势,所以保全了自己和家人。其自保经验可圈可点,不无考古价值。 

    汤和对朱元璋有拥戴之功。他早年和朱元璋一起在郭子兴麾下效力,比朱元璋的资格还老一些。后来朱元璋脱颖而出,逐渐成为首领,其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将领看到朱元璋当老大,难免心里不服气,而汤和虽长太祖三岁,独奉约束甚谨,太祖甚悦之。在关键时刻,他率先承认朱元璋的领导地位,这份功劳,朱元璋并不会忘怀。

    汤和对明太祖有敬畏之意。他从不高调,从不争功,能以平常心对待不公待遇。打下江山大封功臣时,朱元璋故意降汤和一等,找个岔子只封他为侯,而其他同等条件的人都封为公爵。他很谨慎,很自足,心态极好,从不发牢骚,不怨天尤人,继续兢兢业业、如履薄冰地伺候皇上,并及时向皇上作出诚恳而深刻的自我检讨,这才被宽恕被重用,几年后进封为信国公。

    汤和对局势有睿智之明。他明理知趣,善揣帝意,以迎合皇帝心思求得自保。《明史汤和传》记帝春秋浸高,天下无事,意不欲诸将久典兵,未有以发也。也就是说朱元璋对掌握军权的老臣开始不放心了,汤和明白与其等朱元璋杯酒释兵权,不如投其所好,自己主动急流勇退。于是,在众多高级将领中第一个自请解除军权:和以间从容曰:臣犬马齿长,不堪复任驱策,愿得归故乡,为容棺之墟,以待骸骨。帝大悦。朱元璋立马拨款为汤和在凤阳老家造房,让他衣锦还乡。 

    汤和对自己有谦卑之态。他解甲归田返乡后,不仅低调做人,不以功臣自居,还能束缚子孙家奴,遵守法纪,善待乡邻,做到不授人以柄。因为他坚信,朱元璋的耳目一刻也不会放松对他的监视,其一举一动都会被报到朱元璋那里,故而只是整天吃酒下棋,游山玩水,含饴弄孙,不结交各地官吏乡绅,不关注国家政事大事,给人一种只贪图享受、其他一概不闻的印象。这让朱元璋非常放心安心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令人难以置信地活到了洪武二十八年,以七十岁的高龄而善终,并在死后追封为东瓯王,谥襄武,可谓是极其难得。汤和能在朱元璋的高压铁腕手段下成为漏网之鱼,成为历史奇迹,与他端正心态、摆正位置的言行举止有莫大关系。所以,《明史》称赞汤和沉敏多智数,绝非溢美之辞,当为实至名归之定论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汤和才成了个历史中的异数、后人研究的典范

    综上所述,笔者认为,汤和绝处逢生----未被朱元璋所杀,皆因其深谙官道精髓,深悟皇权所需。我们今天分析探讨汤和现象,丝毫没有提倡大家在遇见类似情况时,以退为进,委曲求全,而仅是就事论事现象、笑侃古今轶闻罢了。